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海外留学 > 留学生活> 正文

留学海外一定会经历的6个改变

日期:2016-07-25      来源:搜狐教育     点击数:

每当你回家的时候,家又变得陌生了一点

  这些都是缓缓发生的,

  你发现电视上有你不认识的明星在嬉笑着,参加着那些你叫不出名字的综艺节目,你的朋友谈论着你没有听说过的大卖的电影,商店里又出了一个你不知道的口味的酸奶或是甜点,很快你发现,你成了这个土生土长的国度的一个匆匆过客。

  当你突然忘记了通向你儿时最常去的那家蛋糕店的方向,而不得不向你的妈妈寻求帮助,亦或是你在家附近的小区里走着曾经走过无数次的路,让神经连接和你的脚步一起,把已经陌生了的记忆又一次连接起来,变得似乎像是之前那样熟悉,在这些时候你会突然认识到自己对于这个城市来说已经是一个陌生人。

  在药店买药时你看着许久没有用过的硬币,像一个外国人一样找出合适的硬币来付款,你说:“我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然后当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你突然觉得好笑,因为自己听起来像是在监狱里待了很久或者昏迷了很长时间。

你的口音和词汇会进化成奇怪的东西

  你曾经有的北加州口音进化成了被人问“你是不是加拿大人”的口音,后来又进化成了不可置疑的美国北部口音,最后被人成了被人称为是“跨大西洋”口音;你的汉语因为不常使用以及因为在不少台湾、香港、澳门小伙伴中混迹许久,进而进化出了一种偶像剧的感觉。

  这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当你回到家,去楼下买了无数次东西的小卖部买水时,看着老板娘一脸笑靥地说:你是外地来玩的吧,突然就会有种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感觉。 你会突然忘记一个很简单的词用中文怎么表达,并且会自然而然地说出“go through 那扇门”这种你自己完全听不出来有什么错的句子,直到你看到妈妈脸上奇怪的表情,自己回想一下之后,才突然发现刚刚好像说错了什么。

  “切,装什么装”,别人说,他们认为你是一个“try too hard”把自己高高抬举成海龟的人。

  你苦笑着想,这真的不是我的错,但是当你又一次在肯德基说出“可乐, more ice”这样的句子的时候,你会突然暗自心里琢磨,嗯,也许我就是一个“try too hard”的海龟。

比起人来你更想念你家的狗

  不管你怎么努力,你家的狗或者喵就是不想和他们的铲屎官Skype聊聊天,他们才不会在大屏幕上认出来他们的铲屎官,对于你那令人倒胃的呼唤:“儿子,想妈妈了没”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这就是动物和人的区别。

  你可以再微信上发一张自拍,加上三个便便的表情来告诉你的朋友和家人你想他们了,你可以在深夜醉酒的时候给你的好友打电话也完全不用担心会吵醒他们,因为他们正在准备吃午饭或者正在准备去上班,然后你们还会开玩笑说,嘿,时差这种东西真好玩。

  然而这对于动物来说却并不管用。对于狗狗来说,在屏幕上看他们远远不如在现实生活中,因为你们最直接的交流感情的方式就是你把头埋进它的白白的毛发里,告诉他它是一个多么乖的好孩子。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欢宠物:我们喜欢他们身上的奇怪的味道和永远粘着泥土和果酱的小爪子。

  他们没法在电话里告诉我们他们是多么想我们。所以你有的时候会暗自想:他们到底想不想我呢?他们是否会对于我们的离开感到伤感呢,这种感情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加深呢,还是慢慢就忘了我们,然后在我们回来的那一瞬间才忆起了我们身上的味道。

  但是在国外待了将近一个十年后的最令人伤心的事情就是,他们在没有我们的陪伴下就离开了我们。你会在工作的时候盯着你的狗狗的照片轻轻的抽泣:“是的这是我们家的狗狗,是的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他了,但是废话我TM当然想它!”

  狗狗会去天堂吗?They fucking better.

你和你的家庭的关系也会变得越来越复杂

  如果你曾经对你的家人说过:“咱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聊这个了”的话,那么这件事情等到你到了大洋彼岸之后也不会变得有所好转,因为没有人想要把宝贵的Skype时间用来谈论家庭问题。 而且正因为你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也让你变得越来越依靠朋友圈。

  当你看到你的表弟和表妹发:“祝爷爷生日快乐,爷爷越来越萌了”的时候,你忽然就会有一种被人遗忘的感觉,你感觉他们的时间线在往前移动,但是你在他们那个空间里却依然停留在原地。

  你愤愤不平,然而那个每天下班给妈妈买菜回来的人是妹妹而不是你,那个陪着奶奶去看病的人是现在已经长大了的小表弟。你是那个离开的人,看着他们在照片里的亲密你会感到有些嫉妒,但是,你真的有权利对此不满吗?

你对于自己的身份认同会变得越来越复杂

  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像蝙蝠侠和哥谭那样,和一个城市联系如此的紧密,生长并且生活在那里,而很多的时候,你希望自己可以像别人一样说:我是一名New Yorker,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当你在不同的地方待了很长时间后,你对于城市的感情会越来越复杂。

  你会有一个和本地的人截然不同的姓或名,你的发色、眼睛的颜色和别人也完全不一样,你在旅途中介绍自己的时候会说:我来自纽约,但是紧接着你又会接一句,但是我最开始是从中国来的,好像是你害怕别人的质疑一样。你会支持那个国家的足球队,但是依然会对于某个领导人或者国际上有关你的祖国的新闻二感到气愤。 对于哪个城市来说你都不是百分百的居民,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你和别的旅居的人聊天的时候你会觉得非常有安慰感,因为你知道,在这个迷茫的十字路口上莽莽撞撞的,不只有你一个人。

你会找到和你一样的X漂,但是你不会只和他们做朋友

  当你在异乡找到了一个有和你一样经历的人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异常的欣喜,因为你会觉得在那一个短暂的瞬间,当你们又可以用自己的语言交流的时候,你会觉得你好像又找到了家的感觉。 也许在一个时期里,你会想,只要我可以一直和他们做朋友,在异乡的旅途就会像家一样,我依然可以在大晚上喝着啤酒吃着馒头老干妈,看着春晚打扑克。

  但是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哪怕这个异乡再像你的家,它依然不是,你推开门外面依然不是清一色的和你一样的人,你才会明白,在大洋的这边,你需要自己闯。

  所以你渐渐地有了更多的朋友,不仅仅是来自你的家乡的人,而是有着不同的眼睛、不同的发色;你也学会了自己走出去面对这个世界,这个陌生但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熟悉的世界。